故事 文章 日記 語文 作文 讀后感 手抄報 演講稿 在線投稿
您現在的位置:故事首頁 > 親情故事 > 母愛故事

魚醬餅

小故事網 時間:2015-01-17 方江

昨天晚上看到盤子里的半拉半面剩魚,不知如何是好,又想到魚醬餅。不象雞蛋餅那樣天南海北隨便哪里都可以吃到,魚醬餅,這大半輩子,我只吃過母親做的。在其他任何地方聽也沒聽說過。

小時候,家里經常吃魚。甚至可能連著幾頓吃魚。魚很便宜,只有幾分錢一斤。當然我說的是小雜魚。凡是可以論條買的就要貴很多。四指寬的帶魚要賣到兩角。

買了雜魚,母親通常便做了糟魚。做糟魚都是吃過晚飯的時候。一是很費時,二是母親那時候只上白班,第二天的飯菜多是頭天晚上做得。在鍋底鋪些隨便什么菜,免得沾鍋。把魚倒入,大體上碼一碼,放入佐料。特別是要放很多很多醋。把鍋燒開,把灶火壓了,燜一夜,第二天早上就可以吃了。很濃的醋魚香味,鋪在鍋底的菜也很鮮美。所有的魚骨魚刺全是酥的,一點也不糟踏。前年我去聊城,在城外湖邊一處大排檔見到有糟魚賣,都是一條條很大的魚,勾起我許多回憶,卻也覺得可惜。我從未見過這么大的糟魚。

家里如果買了大魚,母親便會精心燉了,我們也會一頓飯吃得干干凈凈。把每一根魚骨魚刺嗍了,再用饅頭或是窩頭,把魚湯蘸了,把盤子擦得精光。

偶爾也會剩了魚湯,母親并不倒掉,那就要做魚醬餅了。大體上把魚湯里的魚刺挑一挑,很簡單,因為魚湯里一般是不會有什么魚刺了。加些水加些面加些鹽,有時還加一些切碎的韭菜,和成糊糊,在鍋里攤成餅。魚醬餅不像雞蛋餅,又腥又咸,只能當咸菜吃。我都是撕一塊夾到饅頭或是窩頭里,就像今天的孩子吃漢堡或是三明治。

只是魚湯很少剩,魚醬餅也就很少吃。

一直不知道母親是在山東老家學會做魚醬餅的,還是日子過得難了,自己想到的。

分頁:1 2 3 下一頁
故事精選
湖北体彩11选五走势图 股价指数的计算方法主要有 陕西11选5前三遗漏 河南快3开奖号码走势图 排列五直播开奖直播网易 靠买基金能赚到钱吗 极速时时彩每天几点开 北京11选5手机投注站 互联网理财平台排行榜 今天河北十一选五手机版 湖北11选5规则